摇滚中国乐势力

编辑 锁定
1994年12月17日晚上8点,窦唯张楚何勇以及作为嘉宾演出的唐朝乐队所参加的《摇滚中国乐势力》演唱会在香港红磡体育馆正式开演,现场坐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和近万名香港观众。在此之前他们很少有机会亲眼目睹来自北京的新音乐风采,而在香港这个中国人的娱乐重镇中,红磡体育馆向来被视为偶像与巨星的舞台,人们在这里一向只为娱乐而来,在声光舞影中求取一夜欢乐。
中文名
摇滚中国乐势力
演出地点
香港红磡体育馆
演出日期
1994年12月17日
参加音乐人
窦唯张楚何勇唐朝乐队

文案 编辑

张培仁

没有一场演唱会像这天一样,没有熟知的偶像,没有华丽的衣裳,甚至没有人
摇滚中国乐势力 摇滚中国乐势力
带着香港演出中惯见的哨子和萤光棒,他们空手而来,这是一个没人见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演出。在没有人能预料到的状况下,这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演唱会,几乎全程陷入了不可思议的状态。红磡体育馆历来严格的规定阻止不了上万名决心要站起来的观众,他们用双手和喉咙舞动、嘶吼,他们用双足顿地、跳跃,连向来见惯演出场面的媒体和保安人员也陷入了激动的情绪中,在香港,几乎没有一场演唱会像这样疯狂。
隔天港台的报纸大都以空前显着的版面报导这场演出的盛况,“摇滚灵魂,震爆香江”、“中国摇滚,袭卷香港”、“红磡,很中国”许多评论文章先后对这场演出做出评述,更多文化人和音乐人先后发表许多意见,大家都对演出当天的热烈反应做出高度评价,也同时提出了一个问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北京的新音乐乐手们带给港台的冲击正式来自于此,他们首次证明偶像不是一成不变的神话。在香港,这个华人娱乐工业的中心里,有上万个群众同时疯狂于“真实”的力量;他们首次证明,来自丰厚大地母亲的文化养分能够让人产生新的视野和想象,他们见到了久违的音乐本质,发现这是和灵魂相通的线路,因而抛开了惯有的矜持,呐喊疯狂。而带给港台唱片业与媒体的冲击也是来自于此,他们开始相信,商业应该只是一种流程,一种制度,商业不是一种音乐形式。
这次演出首次结合来自中港台各方的工作人员,他们都对中国人的文化有一种强烈的使命和想象,他们大都相信中国人将会有更繁盛的文化景观,那也不是来自于虚构的娱乐幻境,而应该是来自于更真实广阔的创造力量,他们在这场演出中,都看见了这样的希望。
而对于长久和北京新音乐乐手共事的工作人员如我,并不能维持太久的兴奋,至少兴奋是不够的。我们看见过去十年来,他们在音乐中如何投注全部的生命,我看见他们每一个音符都是生命的延伸,我看见他们对音乐深刻的感情,在香港所带给人们冲击热潮并不是他们创作的目的,在香港,他们公开告诉媒体,北京才是他们生命的源头,中国才是他们创作的根,对所有流连于商业体制中寻求发财致富的人们而言,他们的想法几近不可理解,我们却觉得,这才是中国新音乐的本质,站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有更多的未来要去面对,有更遥远的任务在等待,香港演出的成功,只是一开始。

演唱会结果

在这场演唱会里,来自北京的新音乐正式揭去神秘的面纱,直接展示自己的创作力量,为中国新音乐的未来指陈了明确的方向,同时,更要感谢第一个参与这场演唱会的乐手们,由于他们的实力演出,使得这场演唱会专辑成为历史性的记录。最后,谨以此张专辑纪念张炬,纪念这场他的最后演出,纪念他在短暂的生命里剩下对中国新音乐最闪亮的光痕。

曲目成员 编辑

窦唯及乐队

主唱/窦唯吉他/周凤岭贝斯/胡晓海键盘/白方林 鼓/王澜打击乐/刘效松

演出曲目

高级动物 The Higher Being
噢!乖 Be Good,Boy
悲伤的梦 A Dream Of Misery
黑色梦中 Black Dream

张楚及乐队

主唱/张楚吉他/曹军贝斯/罗岩键盘/窦鹏鼓/刘效松小提琴/黄卫明(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演出曲目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Shameful Being Left Alone
上苍保佑吃完了饭的人民 God Blsee Those Who`d Been Fed Well
厕所和床 Toilet And Bed
蚂蚁 蚂蚁 The Ant

何勇及乐队

主唱/何勇三弦琴/何玉生(何勇父亲) 吉他/邓讴歌贝斯/欧洋键盘/梁和平鼓/余伟民 打击乐/刘效松

演出曲目

姑娘漂亮 Girl,Oh Girl
垃圾场 Garbage Dump
非洲梦 Africa Dream
钟鼓楼Bell Drum Towers

唐朝乐队

主唱/节奏吉他/丁武主音吉他/刘义军贝斯/张炬(已逝) 鼓/赵年特邀键盘/王勇

演出曲目

飞翔鸟 Soaring Bird
选择 Choice

网友的话 编辑

魔岩三杰祭

窦唯
窦唯,大家都应该很熟悉吧?一直到现在,还有人说,如果窦唯留在黑豹做主唱,那么窦唯……那么黑豹……不过,假设是没有意义的。现在的窦唯啊:和王菲离婚了,和另一个女友高原分手了,只能到酒吧驻唱,去年又犯了纵火罪,进了班房,精神病看护专科毕业的他被丁武说是精神病……
在他的首张个人专辑《黑梦》中,窦唯诠释了他的音乐。《黑梦》中大部分歌曲的旋律都铿锵有力,而这也正是当时大多数人们所认同的摇滚。但整张专辑的立意是比较沉闷压抑的,甚至于黑暗不见光明。在《高级动物》中窦唯列出了一大堆形容词来形容“人”这种“高级动物”的种种品性,最后反复的询问着“幸福在哪里”。这正是当时窦唯面对前途迷茫的疑问。同样在《悲伤的梦》中,他也表达着他那“太多疑问/太多无奈/太多徘徊”的心境,并希望尽早的“结束这场悲伤的梦”。这一专辑的经典也正在于此,尽管基调是面对未来的不确定的迷茫,但它那强有力的节奏却如同漆黑中的一个个光点,表明窦唯是前进的,他正在努力解决自己的疑问。然而窦唯始终是自我的,他不会理会大众的好恶,他作音乐是为了实现自己对音乐的理解,更不会为了迎合世俗的口味而改变自己。这样,从《黑梦》之后,无论是《艳阳天》还是《山河水》,几乎完全是窦唯独特的“呢喃”唱法,也就是他一个人的嘟嘟囔囔,旋律很模糊,歌词也含混不清,直到现在的根本没有歌词,只有怪异的曲子……。可以说窦唯已彻底脱离了大众的欣赏趣味,他独自沉浸于自我成功的喜悦中,却已远离了人群。但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会坚定的走下去,抛开了一切桎梏,坚定的走向自己心目中的理想。正像崔健的《苦行僧》一样,窦唯是个卓尔不群的乐行者。
窦唯还曾参与制作,创作过很多音乐作品,如《浮躁》(王菲)制作人 编曲 ;《誓言》作曲(与王菲) 编曲 ;《di-dar》(王菲)编曲;《讨好自己》(王菲)编曲;《童》(王菲)编曲 ;《Demo 灯语等》制作人 作曲、编曲。
他还在为很多电影制作音乐,如《北京杂种》、《我最中意的雪天》、《花眼》、《寻枪》、《镜·花·缘》、《百年人物》、《透明的盒子》(与不壹定乐队现场调音并即兴演奏)、《再续镜花缘》。
窦唯其实是一个文人,一个陷入幻境中不能自拔的文人。

张楚

一双忧郁的诗人的眼睛,一个孤独的灵魂,这就是张楚——一个敏锐,洞悉世事的摇滚乐手。 他是三杰中唯一没怎么变老的了!
他最为吸引我的,就是他身上的那种独特的诗人气质。张楚的歌词是完全可以脱离曲调而成为诗歌的。他所处的80年代正是中国朦胧诗盛行的时期,毫不夸张的说,张楚的许多歌词比之于顾城,北岛的朦胧诗亦不逊色。《姐姐》是他80年代末90年带初的 “前魔岩时期”的作品。仅就词而言就是一首表现主义的诗作,其中大胆的表现了对传统父亲权威的消解和对姐姐的特殊情感。尽管有些词句也稍显晦涩,但和今天许多令人不着边际的歌词相比,无论在韵味还是在意境上都要高明很多。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是张楚最成功的唱片,但它并不是《姐姐》的延续,因为它的旋律很是轻松明快,少了《姐姐》中那种发自于心底的控诉。听起来有些荒诞,梦想着的是回归田园生活和童年精神状况那样最朴素最天真的境界。“想一想邻居女儿听听收音机,看一看我的理想还埋在土里。”天真的孩子般的愿望,却是不能实现的梦想。听起来杂乱的歌词,隐隐觉得有几分哲理。同时这张专辑的风格也明显区别于窦唯等人的摇滚,是以一种非常自我的方式讲诉着什么,这种风格更近似于今天郑钧许巍等人的民谣摇滚。但很明显张楚要远早于他们。张楚打着“孤独的人是可耻的”的旗号,但是他也说“孤独的人/他们像花一样美丽”。
他的孤独源自于他的性格。曾听过张楚的访问,在访问过程中,他的表达很吃力,几乎说不出像样的完整句子。这也许是他内心的难以言表,在这种状态下,他很难找到一个与外界沟通的合适的方法。这注定了他无法逃离孤独。1997年,《造飞机的工厂》问世。这张唱片歌词十分艰涩难懂,在表现上有些过于“现代派”了,给人以一种不知所云的困惑感,唯有那犹如西北大漠般的声音和气质才能让人看出张楚的印记。之后,他离开了喧嚣繁华的京城,回到了熟悉的陕西老家,在那里安静孤独的作着音乐。
他用无辜稚嫩的嗓音唱出一代人的愤怒,无奈和迷茫。
现在的张楚回到了北京,签约了新的唱片公司——树音乐公司,正在准备自己的新专辑,相信在此归来的张楚没问题!
潜行岁月的孤独诗人张楚,卓尔不群的乐行者窦唯钟鼓楼边的玉麒麟何勇,不肯妥协的摇滚玫瑰姜昕,曾经在你耳畔的歌者,今天,他们就在你面前。十年树木,百年传承!7月5号的夜晚注定将闪耀你的人生旅程,从香港到上海,从“红勘”到“大舞台”,我们不需要再等十四年!

何勇

在红磡演出前几天的时候,记者问何勇香港音乐有什么看法,他说:“香港只有娱乐,没有音乐,四大天王除了张学友还算是个唱歌的,其他都是小丑,不服气的话,大家可以出来比试比试。”(这也是何勇在演唱会唱《非洲梦》时会问候‘受伤的四大天王’圣诞快乐的原因)后来。此言一出,香港娱乐界哗然,许多黎明,刘德华郭富城的歌迷把魔岩的演出海报撕毁,使得演出方不得不重新再贴一遍,此次演出前魔岩三杰已把遗嘱写好,万一有什么意外(因为何勇等人的来势汹汹,怕会引起暴乱),把此次演出收入全部捐给慈善机构。何勇对其他二人说:要做好开第一场演唱会,也是最后一场演唱会的觉悟。
结果演出空前精彩,红勘历年的规矩只准观众坐着观看演出,可是演出当天所有的观众都站着和着音乐手舞足蹈,有的甚至站在椅子上,还把超过一半数量的椅子砸坏,演出结束后,很多观众常跪不起,哭着口里呼喊何勇窦唯等人的名字,演出结束几天里,香港几乎所有报纸的连续3天以头版报道此次演出的盛况。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1994年12月17日晚上8点,中国内地挑选窦唯,张楚,何勇,唐朝等摇滚乐队在香港红磡体育馆正式开演, 用最直接的方式将中国内地的原创摇滚展示给香港观众。
演出的阵容超级庞大,演出的效果空前凡响,当年号称香港四大天王刘德华,张学友,黎明,郭富城也在现场,黄秋生在何勇演唱《垃圾场》的时候一边狂奔一边把衣服撕的稀烂。
在此之前他们很少有机会亲眼目睹来自北京的新音乐丰采,而在香港这个中国人的娱乐重镇中,红磡体育馆向来被视为偶像与巨星的舞台,人们在这里一向只为娱乐而来,在声光舞影中求取一夜欢乐。 虽然过去11年了,但是当时现场给我们的极大震撼却依然存在没有一场演唱会像今天一样,没有熟知的偶像,没有华丽的衣裳,甚至没有人带着香港演出中惯见的哨子和荧光棒,他们空手而来,这是一个没人见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演出。在没有人能预料到的状况下,这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演唱会,几乎全程陷入了不可思议的状态。红磡体育馆历来严格的规定是只能安静的坐着听歌,但是这阻止不了上万名决心要站起来的观众,他们用双手和喉咙舞动、嘶吼,他们用双足顿地、跳跃,连向来见惯演出场面的媒体和保安人员也陷入了激动的情绪中,在香港,几乎没有一场演唱会像这样疯狂。

后记 编辑

辉煌时刻

1994年12月17日香港红磡的演唱会曾经缔造了中国摇滚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刻,之后却是令无数人难以定论的沉默,似乎一切嘎然而止,加上当事人的集体失语,似乎谁都在讨论但又都最终不置可否,于是,多年来,各种传说起于坊间。时间的车轮经过了1994年12月17日后继续滚滚前行,13个春秋过后,2007年7月21日三人终于再次同台于鄂尔多斯草原音乐节,那天下雨,来自全国各地的无数歌迷在雨中见证了经过多年后三人再次同台聚首的难忘场景,熟悉的旋律响起的时候,雨正好落下来,这似乎是十多年来“魔岩三杰”对自己后来生活的一种解释,寒冷却清醒,模糊却希望,叹息却转身。雨雾里有人们热泪盈眶,有人们振臂呐喊的情感注解,今天的现实似乎依旧牵扯昨天的梦境,一切都那么美丽又难过。

期待未来

终于,注定绚丽无限的一天来临,2008年7月5日窦唯张楚何勇三人将齐聚上海滩,在“上海体育馆”即“上海大舞台”举办首场内地大型场馆演唱会,而此时距94年香港红勘体育馆演唱会已整整14个年头。当年,他们三人同在一家唱片公司,台湾滚石(魔岩)唱片,转眼数个春秋已过,离开台湾滚石(魔岩)唱片的窦唯、张楚、何勇于2008年再次齐聚一家内地的唱片公司——北京树音乐公司,他们说他们毅然怀揣了美好,他们说他们打算向人群走来,他们说他们就要如树般醒于春夏,于是,厚积薄发,开始生长,并且就要发出声响。长久的阴霾与沉默即将落幕,他们终于转身,面朝我们走来,带上他们共同的好朋友摇滚玫瑰姜昕,就要与你相见,就要与你容颜以对,与你一起回首,回首记忆里的那些饱含人文情怀的昨天,而这一切就在上海大舞台——“树生长的声音!”演唱会!欢呼、高歌、唤醒灵魂、热泪盈眶,就在中国,就在中国上海,就在中国上海的2008年7月5号的仲夏之夜!
词条标签:
歌曲